• 【被调教成性奴的女侠们】(一)(1/11)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这是另一个位面世界发生的事情,这个世界的历史背景大致相当于中国古代宋朝与明朝之间,这个位面与本位面最大的不同在于女多男少,女人多到什么程度男人少到什么程度呢?陈朝,也就是这个位面东亚大陆的大一统王朝,都城南京有将近一万人口,市井繁华人流如织这些形容词都不提,就说你在这南京城里出个门转个半天,能见到十来个带把的就算不错了。

          而历朝历代如此延续下来,这个位面男女结婚组成家庭这事极其少见,基本都是女性和女性组成家庭来保证生活质量和抚养后代,而一般女孩子到了成年,就找个男的来春风几度,能怀孕最好,不能就再找下一个,甭管来硬的来软的,总是得找一个让女方能怀上的汉子。

          当然也有些贵不可言的豪富之家可以找些男的安顿下来过日子,这实在是因为这世上何止是男尊女卑,男人简直就是事关国家兴衰的战略资源!身为男性那里还用辛苦谋生,到处巡游就能吃香喝辣衣食无缺受无数女人追捧央求,大陈朝廷还为了各地的生育质量着想,给予钱帛官职来鼓励男性巡游全国遍洒雨露。

          而女人虽然是这个位面世界的中坚力量,但是数量实在太多了,多到了女人自己都看不起自己的地步,就算是有地位有身份的女人,一旦自认为奴为婢,便和牲畜一般的待遇,不会有官府和会道德为其持公道。

          相对而言,也许这位面里女人才算是人,要承受人世间的喜怒哀乐,而男人倒不像是人类,而是逍遥的神仙,遍享姓的崇拜与官府的尊崇。

          但是人的天性是不会收到如此优越的待遇就能够满足的,总有些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的人存在的,而我们的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大陈朝两江郡凤凰山脉深处的地宫内,一位周身赤裸只披着一件红色兜头遮面斗篷的女子懒散的斜靠在一把罩着白虎皮的椅子上,而她的脚下正跪着两名不着片缕的女子,这两女子此时正一左一右的捧着虎皮座上女子赛雪欺霜的玉足用舌头舔舐,座上女子津津有味地看着用舌头忙碌的二人,似乎还未看惯这种奴性十足的姿势,而座下二女则连眼皮都不敢抬起,卖力的做着这件“工作”。

          这时座上女子动了动左脚,左边跪着的那个女人马上停下了手口,驯服地垂下头将手放在膝上,等待着座上女子的发落。

          座上女用脚抵住这女子的下巴轻轻地抬了起来说道:“张盟,可曾想好你们母女俩谁来开坛了吗?”

          左边座下女这时才敢将目光微微上移,媚笑着道:“奴听人

          ↑返回顶部↑

          目录